薦語

本書價值

4年蟬聯亞馬遜認知心理學分類榜首,11位認知心理學家耗費10年心血總結出的人類普遍學習規律,讓你利用心理學與腦神經科學的前沿研究成果,打破原有的學習誤區,獲取“複雜時代”最有利於大腦的簡單學習法則!

閱讀收獲

明白學習誤區,認清學習過程。

學會打造自己的“心智模型”。

學會“後刻意練習”時代的記憶鞏固法。


作者簡介

[美]彼得·C.布朗

作家,擅長科普寫作,文字練達嚴謹。

[美]亨利·L.羅迪格三世

華盛頓大學路易斯分校心理學教授,曾任美國心理科學學會主席,人類學習和記憶領域專家。因在錯誤記憶心理方面的工作而聲名鵲起。

[美]馬克·A.麥克丹尼爾

華盛頓大學路易斯分校心理學教授,整合認知學習教育中心主任。他有兩個主要研究興趣:前瞻記憶和教育,其中的一個重要主題是研究導致記憶和學習失敗的因素和過程。在這些工作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將理論和研究擴展到了與教育相關的範疇。

試讀

以下內容為《認知天性》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認清學習的本來面目!

二、“後刻意練習”時代來了!

三、讓你好好學習的心理學規律

四、做一個終身學習者

五、打造自己的心智模型

正文

一、認清學習的本來面目!

1.“心智模型”:你的技能是一種條件反射

對自己的知識感到自信是一回事,把對知識的熟練掌握表現出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讓我們先從一個案例說起。

飛行員馬特·布朗剛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時,有一次需要連夜開著雙引擎塞斯納飛機(目前為止世界上最大、最耐用的通用飛機)去肯塔基州送貨。當獨自一人飛行在11000英尺的夜空時,右引擎的油壓突然下降了。馬特意識到自己遇到了麻煩。他的腦海中快速閃現了很多信息:引擎如果失靈,在關閉它之前飛機還能飛多久?飛機失去右側的升力會不會掉下去?

最後,考慮到塞斯納飛機的損傷容限,他立刻做出了行動:關掉壞了的右引擎,把螺旋槳槳葉調至與氣流平行的位置以減輕阻力,同時增加左側的動力。在勉強飛了十英里之後,馬特安全地迫降了。

你不知道你學過的知識會在什麼時候被派上用場,尤其這種要命的時刻,根本沒有去查谷歌的時間。所以在學習某項技能的時候,讓它最後能夠成為一種“條件反射”式的本能操作,這種學習才是有價值的。

而形成這種條件反射的過程,就是打造“心智模型”的過程。從新知識中提取關鍵概念,並把這些概念組織成一個心智模型,同時把這種模型和已知聯繫起來,能夠做到這些,你才算學會了一門知識,或者掌握了某項技能。


提起學習,我想我們一定會有幾點共識,而這也決定本書的內容是否對你有用:

1)想要學以致用,就必須能夠持續記憶。只有這樣,在你需要某個知識的時候它才會自動出現。

2)我們要堅持不懈地學習和記憶,終生不怠,因為擅長學習的人會終生受益。

3)學習是一種可獲得的技能。最有效的學習策略往往不會建立在直覺之上。


2.那些“看起來很努力”的學習方法

目前不管在什麼領域,人們在學習一項技能或一門知識的時候,都傾向於反复閱讀書本,並且進行集中練習。這一點在學校“填鴨式”的教學上得到了最好的體現。孩子們認真地記筆記,用熒光筆劃了各種各樣漂亮的線,然後站在牆角一遍又一遍地背誦或者在深夜裡一遍又一遍地抄寫。如果有人站在旁邊看的話,他一定會說:“這孩子可真努力啊!”

重複閱讀與集中練習會讓人越做越熟練,在這個毫無挑戰的過程裡,你會逐漸產生“已經記住了”的錯覺。但實際上這種方法達不到真正的精通,也無法產生持久記憶,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最終,很多孩子會在考試時“原形畢露”。

重複閱讀基本沒有效果,但孩子為什麼會繼續使用這種學習法呢?那是因為大腦裡的元認知佔了上風。所謂元認知,就是我們自己對知識掌握情況的判斷。在重複中誤以為自己已經掌握所學,這就是元認知欠佳的最好例子。

元認知是如此地容易出現偏差,以至於最勤勉的學生也會陷入到兩個誤區中去:一是不知道自己學習中的薄弱之處,不知道要在哪里花更多精力才能提高知識水平;二是愛使用那些讓自己產生錯覺的學習方法。


3.知識鏈與記憶結

下課後,你有沒有試著用自己的話說一遍今天所學的概念與定義,以此來回顧知識?看完一本書後,有沒有試過把書合上,自己來複述一遍書的內容?在接觸新知識時,你有沒有試著把他們和已知聯繫起來,或者找找書本外的例子?

如果答案是沒有,那麼對不起,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而已。

如果把我們的大腦比喻成一條細鏈,把知識比作一顆又一顆的串珠,那麼學習就是往細鏈上串珠的過程。重複閱讀就像反复把珠子串上細鏈,卻任由它們從鏈條的另一端掉落。那麼怎樣才能讓串珠留在上面呢?沒錯,打一個結。

學習過程中,要為自己的知識鏈打上記憶結,你需要檢索。

檢索就是主動回憶某個事情的過程,最好的檢索其實就是考試。如果能在學習過程中做到主動檢索,也就是多去做自我檢測,你的記憶就會得到強化。

書中提到了一個實驗案例:在伊利諾伊州哥倫比亞市的一所中學,實驗人員安排了兩組八年級的學生用不同的方法來學習科學課的一些小知識。一組人仍採用老辦法,在老師的帶領下重複閱讀,但沒有測試;另一組人需要經常接受關於這些知識點的小測驗。一個月以後大考,凡是考到那些用小測驗來學習的知識點的時候,學生們的平均成績是A-;而在考察那些僅作複習但是沒有測驗的知識點的時候,學生們的平均分數為C+。

雖然學生們反感考試,教育部門也在出台政策來減少考試給學生帶來的壓力,但我們不能否認的是,考試可能是提升學習效果的最好方式。檢索不需要高科技,卻對孩子們的學習具有重要意義。

為什麼很多人都反感檢索?因為檢索是對大腦的審判,有時候你能想起來某個知識,但有時候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這種挑戰無疑會給你帶來痛苦。但是,學習越輕鬆,效果越不好。學習就是這樣一個挑戰天性的過程,只有耗費心血的學習才是深層次的,效果也更持久。那些不花力氣、沒有挑戰的學習就像在沙子上寫字,今天寫上,也許明天字就消失了。


4.學習有三個步驟

很多技能的學習都遠比學校裡的讀書考試複雜,而且學不好還會出人命,比如學跳傘。美國海軍陸戰隊有一個名叫米婭的中尉,她曾在23歲時被派駐到琉球群島負責後勤工作。按照要求,她必須要通過跳傘訓練,而這個過程也被記錄在了本書當中。

跳傘培訓過程中的第一個原則是:不允許學生帶筆記本。你只需要傾聽,觀察,在心裡演練以及執行。在跳傘學校這個地方,測驗是最主要的授課工具,教練們永遠用測驗來推動學習。如果測驗通不過,你就無需再進行下去,直接離開即可。

翻滾式跳傘著陸,在軍事術語裡邊叫“PLF”。只要一觸地,你可以朝六個方向(左前、左側、左後、右前、右側、右後)翻滾,這取決於你飄落的方位、地形、風向,以及你在觸地的時候是否擺動等等瞬間的條件。一開始教官會讓你站在一個沙坑里,有人給你解釋並演示PLF的動作,然後輪到你嘗試:你要練習從不同的方向觸地並得到糾正,然後再次練習。

一周以後難度加大,你要從離地兩英尺高的平台上往下跳;再往後測驗會變得更加困難,你要攀到離地數英尺高的滑索上,抓住頭頂的T型把手滑到降落地點,然後鬆手、落地、完成翻滾……直到最後,你要爬到離地三十四英尺高的跳傘塔上,然後練習從飛機上跳出來的所有動作,體會從高空滑降是什麼感覺,如何處理設備失靈,如何攜帶沉重的作戰裝備傘降等等。

當這一切都變成你的心智模型時,你才能以一名傘兵的身份登機,加入由三十人組成的隊伍,在空投區上空進行大規模傘降,完成真正意義上的跳傘。

你可能一生都不需要學會跳傘,但從米婭學跳傘的過程當中我們不難發現,不管多麼複雜的知識或技能,都“學不出”以下三個步驟:

1)編碼

假如你是米婭,站在沙坑里看教練演示時,大腦會把你感知到的東西轉化成化學與生物電形式的變化,形成一種心理表徵,這個過程就叫作編碼。而大腦中的這些心理表徵,書中稱其為記憶痕跡,它們就好像是我們記在筆記本上的幾句話,只是短期記憶。

2)鞏固

把心理表徵強化為長期記憶的過程就叫作鞏固。簡單說來,就是重複練習,因為新學到的知識並不穩固。比如在米婭學跳傘時,需要不斷地練習,得到糾正,然後再練習。這個過程都是在短期記憶的基礎上進行的學習,並不需要花費太多的腦力。上文中提到的“看起來很努力”的學習行為,其實都止步於鞏固,而沒有繼續到第三個步驟——檢索。

3)檢索

學習、記憶、以及遺忘會以有趣的方式共同作用,若想讓學習成果更牢靠,我們在把短期記憶鞏固成長期記憶的時候,就必須把練習做紮實。同時,不斷地自我檢測,會“逼迫”我們把所有學過的知識聯繫起來,形成一個“檢索線”,這樣在日後我們回憶起這些知識時才會游刃有餘。比如在米婭學跳傘的過程中,伴隨著每次進階都有相應難度的測試,只有通過測試才能進行到下一環節,直至最終形成她對跳傘的心智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