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你的錯

探索隱藏在核心語言中的家族宿命



作者簡介

馬克·沃林恩(Mark Wolynn)

海靈格弟子,家庭代際創傷領域的全球領先專家、舊金山家庭系統排列研究所主任,北加州海靈格研究所主任,紐約海靈格學習中心副主任。他訓練過上千名臨床醫生,幫助人們治療沮喪、焦慮、強迫症、自我傷害、慢性疼痛和生理疾病。

他曾在匹茲堡大學、西方精神病學研究所、Kripalu瑜伽中心、歐米茄研究所、紐約開放中心和加利福尼亞綜合研究所任教。

薦語

世間最大的未解之謎恐怕就在我們內心深處。

我們自己是誰?

遵循著怎樣的意志在生活?

潛意識如何在沉默中操控了我們?

究竟是什麼困擾了你?

是意識與無意識的較量?新生或重複的惡夢?

這一切,你將在書中找到答案。

試讀

以下內容為《這不是你的錯》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用戶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 認識家庭代際創傷

1. 家庭代際創傷的概念

2. 家庭代際創傷存在的證據

二、 尋找你的家庭代際創傷

1. 核心語言療法是什麼?

2. 陳述性記憶與非陳述性記憶

3. 繪製核心語言地圖

三、 治療你的家庭代際創傷

1. 療愈語言

2. 療愈意象


正文

一、 認識家庭代際創傷

1. 家庭代際創傷的概念

家庭代際創傷是指會在一個家庭中,一代又一代傳遞下去的心理創傷。

榮格說,這是因為那些保留於我們無意識中的創傷並未得到解決,所以它們才會像“命運”一般重現於我們的生命中。弗洛伊德也說,創傷再現,或者說“強迫性重複”是對未處理好的事件的無意識重演。

比如先輩中有人非正常死亡、遭遇或目睹災難發生,再或者身體、情感受創的,可能會將這些事件帶來的心理創傷或心理疾病直接或間接地傳遞給家族中的某一位或幾位後代。他們的這些後代,雖然未直接暴露於傷害事件中,卻依然受其影響,總是莫名其妙地重複悲劇和痛苦。

正如榮格所說——只要我們不能意識到它,它就會像宿命——我們研究家庭代際創傷,就是要找出它之所以存在的具體原因,從而治療它,擺脫世代相傳的這種“命運”。


2. 家庭代際創傷存在的證據

(1) 大屠殺倖存者、PTSD(創傷後應激反應)與皮質醇

世界創傷後應激領域的學科帶頭人之一、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的精神病學、神經科學教授瑞秋·耶胡達(Rachel Yehuda)團隊大量研究了那些經歷急性創傷事件的人,發現他們體內的皮質醇水平都較低。 (皮質醇是一種應激激素,能夠在經歷與創傷後幫助我們的身體恢復到正常水平。)

耶胡達團隊發現,低皮質醇水平意味著罹患這些障礙的可能性也增大:包括PTSD、慢性疼痛綜合徵、慢性疲勞綜合症。

耶胡達在這些群體中也發現了這一特徵:戰後老兵、在9·11中有創傷暴露的孕婦及他們的孩子,她還發現那些患PTSD的大屠殺倖存者的後代生來就有和他們父母一樣較低的皮質醇水平,這使得他們更容易經歷上一代的PTSD症狀。

她的研究表明,如果父母中有一個人患有PTSD,那麼孩子產生PTSD症狀的風險是常人的3倍,她認為這種代際PTSD是經遺傳獲得的。

(2) 三代人共同的生理環境

如果一位孕婦經歷了急性或慢性的壓力事件,她會開始分泌應激激素(包括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這些激素會從她的血液擴散至子宮,肚子裡的孩子也會處於相同的壓力環境中。

父母不想要孩子的心理、不斷考慮自身及後代的生存機會的焦慮,還有母親在懷孕期間一直忍受生理和情緒虐待等,這些都會構成孩子出生的消極環境,並會傳遞給下一代。

當你的父母還在他們母親肚子裡的時候,將來會與你的誕生有關的卵巢、精子前體細胞等器官也已開始發育,此時,你們祖孫三代共享著同樣的生理環境。因此祖母與外祖母所經歷的創傷帶來的生理變化也會波及到你。

3) 表觀遺傳學的發現

最初,我們認為基因只能通過父母的染色體DNA進行傳遞,隨著這一領域研究的深入,科學家發現染色體DNA只佔了DNA總量的2%,其他98%的DNA則稱為非編碼。

DNA(ncDNA),它們負責情緒、行為和人格這些遺傳特徵。非編碼DNA會受環境刺激的影響,由細胞中的化學信號帶來,也就是一般所說的遺傳標記,它會黏附在DNA上,並向細胞傳達是否激活某個特定基因的命令。

在這種情況下,DNA序列本身沒有發生變化,但因為它的遺傳標記不同,其表現形式也就不同了。研究表明,遺傳標記能夠解釋我們在日後應對壓力時的不同反應。

耶胡達的團隊將經歷9·11後形成PTSD和沒有形成PTSD的人進行了對照,發現這兩個群體有16種基因表達是不同的。

在此基礎上,耶胡達他們發現經歷了大屠殺創傷的猶太人,他們的後代擁有和他們相似的基因模式。他們將結果與那些在戰爭期間沒有居住在歐洲的猶太家庭進行了比較,進一步確定了基因改變只在那些家庭經歷了創傷的孩子身上出現。

(4) 白鼠實驗反映的創傷傳遞

在與人類基因有著驚人相似度的白鼠身上的實驗表明:在白鼠血液、大腦、卵子和精子中發生的化學變化開始和下一代的抑鬱、焦慮這些行為模式聯繫在了一起。例如,與母親分離的應激狀態造成的基因表達變化能夠追溯至三代。

埃默里大學2013年的一項實驗是訓練某一代的白鼠,讓他們害怕一種像櫻桃氣味的東西——苯乙酮,每當它們聞到這個氣味,就會遭受一次電擊。經過一段時間,它們大腦中特定與這些嗅覺受體相關的區域擴大了。

隨後的研究中,它們的第二代、三代幼鼠都出現了“只要暴露在櫻桃味中,就會跳起來躲避”的現象,並且其大腦也產生了相應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