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殺死你

馬克舍恩 克里斯汀洛貝格 著

為什麼你容易焦慮、不安、恐慌和被激怒?

職業作家。參與寫作多本《紐約時報》及《華爾街日報》暢銷書,包括菲爾托恩《第一誡》(Rule #1)和《投資回收期》(Payback Time)、布倫達沃森(Brenda Watson )的《35克纖維食譜》(The Fiber 35 Diet)以及大衛·阿古斯博士(David B. Agus)的《疾病的終結》(The end of Illness)。 …


作者簡介

馬克·舍恩(Marc Schoen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大衛格芬醫學院臨床助理教授,執教課程涉及心身醫學、壓力環境下的行為決策與表現等。除了為個人與組織提供私人診療服務以外,他還廣泛涉獵心理靈活性、堅韌性、催眠術以及行為表現等方面的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在電視、廣播、雜誌和報紙上得到了廣泛的報導。他現在居住於洛杉磯。

克里斯汀·洛貝格(Kristin Loberg)

職業作家。參與寫作多本《紐約時報》及《華爾街日報》暢銷書,包括菲爾托恩《第一誡》(Rule #1)和《投資回收期》(Payback Time)、布倫達沃森(Brenda Watson )的《35克纖維食譜》(The Fiber 35 Diet)以及大衛·阿古斯博士(David B. Agus)的《疾病的終結》(The end of Illness)。

薦語

在一個生活條件越來越好的世界,我們卻經常覺得焦慮不安、難以入眠、脾氣暴躁,你有想過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嗎?

其實,這些都是過於敏感的生存本能發揮了不必要的作用。只要出現了一點不適因素,這些生存本能就會受到刺激,從而給我們的健康和幸福造成極大的影響。我們生活中每一件小事都是大腦來掌控的,我們的本能和經驗決定了我們是誰。

馬克·舍恩和克里斯汀·洛貝格的《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殺死你》旨在探索生存本能對我們產生的重要影響,分析了焦慮、不安、恐慌等不適感受與生存本能之間的聯繫,並給出了一些實用的方法,可以讓你學會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去應對外面的世界,擺脫恐懼與挫敗感,展現出個人的最佳狀態。

試讀

以下內容為《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殺死你》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不適的本質

二、生存的本質

三、變“不適”為“舒適”——改變頑固的生存本能


正文

馬克·吐溫說:“我一生中充滿了可怕的災難,而其中大部分從未發生過。”我們大部分內心的不適,通常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在一個生活條件越來越好的世界,我們卻常常變得焦慮不安、難以入眠、脾氣暴躁,為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事情而大發其火。這些實則都是過於敏感的生存本能發揮了不必要的作用,只要出現一點不適,這些生存本能就會受到刺激,給我們的健康和幸福造成極大的影響。換句話說,我們生活中每一件小事都是大腦來掌控的,我們的本能和經驗決定了我們是誰。

要知道真正的健康與幸福是一種能力,一種在艱辛挫折和挑戰下仍感到安全和舒適的能力。我們的生存本能並非不可改變,我們可以通過引導人體體驗新的刺激,幫助大腦形成全新的、正常的神經網絡,這樣人體就能找到一條恢復健康的道路。

作者馬克·舍恩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大衛·格芬醫學院臨床助理教授,他的課程廣泛涉及心身醫學、壓力環境下的行為決策與表現等。另一位作者克里斯汀·洛貝格則是一名職業作家,參與多本暢銷書寫作。本書則旨在探索生存本能對人們的重要影響,分析了焦慮、不安、恐慌等不適感受與生存本能之間的聯繫,並給出了一些實用的方法,可以讓你學會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去應對外面的世界,擺脫恐懼與挫敗感,展現出個人的最佳狀態。

一、不適的本質

1.不適的情形及根源

今天我們人類面臨的一些健康難題,比如失眠、肥胖症、慢性疼痛、焦慮症、抑鬱症、頭痛、長期疲勞,也包括粉刺、痤瘡、痘痘等皮膚病,雖然它們看起來並不一樣,但是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誘因,即人類容易出錯的生存本能。就是在很多情況下,疾病的產生不僅僅是源於身體機能,還受到大腦邊緣系統的影響。

雖然科學技術的進步已經極大地提高了我們的舒適度,但是生存本能對我們生活的影響卻無處不在,導致我們對不適因素的忍耐力非但沒有提高,反而一再下降,進而導致“不適閾值”越來越低。即我們越來越容易受到原始生存本能反應的影響,這些生存本能反應可能會延長疾病和機能失調的持續時間。那麼,“不適”的起源是什麼呢?對人類行為有什麼潛在的後果呢?

請看案例:

凱特的醫生告訴她,過度肥胖已經嚴重危害她的身體健康了。凱特曾經通過各種手段來減肥,雖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原來的體重。節食失敗的重要原因就是凱特無法控制自己進食的需要,她並不是因為感覺餓,而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吃東西能緩解這種感覺,這就強化她對吃東西的需求。

我們的祖先普遍食物匱乏,需要在有東西吃的時候大吃特吃,產生脂肪,貯存能量,雖然如今普遍豐衣足食,人類並不需要大量進食產生脂肪,但當今食物的變化狀況並不能滲透到我們的大腦邊緣系統,也不能馴服這個系統控制下的生存本能。這種本能就像提前編好的程序一樣,時至今日仍指揮著我們多吃食物來維持自己的生存。如果凱特重新訓練大腦邊緣系統,使其不要那麼敏感,她的體重就能減下來了。

生存本能在原始社會時幫過我們很多忙,指揮我們在必要的時候本能地採取自救措施。但是現在的社會同原始社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卻依然像原始人一樣不受控制地做出反應。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了解大腦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