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語

學習是人類永恆的主題。大從人類起源,小到個體生命的結束,學習都貫穿始終,並對個人及社會產生著持續且深遠的影響。那麼,我們為了什麼而學習?東西方學習的動機有什麼區別?什麼樣的學習才是好的學習方式?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們都在怎樣學習?存在哪些同與不同?誰才是最會學習的人?未來的學習方式應該是怎樣的?

作者簡介

KBS Homo Academicus 製作團隊

鄭鉉模(出品人)

主要作品有KBS特別節目《艾倫家的故事》《我的父親》《美人》《僕人症候群》《大腦的禮物》等,導演過《文化的馳騖》系列10部作品、世界探索企劃“猶太人”系列2部作品(以圖書形式出版)《KBS特別節目》《追踪60分》《環境特集》等各種紀錄片

目錄

一、讀這本書的收穫

二、韓國:連哈佛學生都答不出來的數學題

三、中國:規模最大的學習戰爭

四、日本:萬歲,東京大學!

五、執著於標準的日本

六、印度:世界上最難的考試

七、靠背誦成為IT大國的印度

八、猶太人:創造知識奇蹟的民族

九、猶太人成功的秘訣:熱衷教育

十、猶太人唯一的生存戰略:學習

十一、猶太人的教育理念

十二、以色列的學校教育

十三、非洲也有教育戰爭

十四、高考考哲學的國家:法國

十五、美國最好的寄宿學校

十六、牛津大學:一對一導師制與學生俱樂部

十七、東西方的一些基本差

正文

📷

一、讀這本書的收穫

我們身在中國,習慣了聽講、考試、補習班。但全世界還有著那麼多的國家,他們的孩子是怎麼學習的?為什麼諾貝爾得主中有23%是猶太人?為什麼法國人要在高考裡考哲學?為什麼日本人最會記筆記?印度人的乘法口訣表會嚇人一跳。這本書是韓國的一個節目組走遍全球深入到學習第一線所記錄的成果。在當下中國的中小學生和家長普遍苦大仇深的狀況之下,尤其需要我們放眼世界,看看除了玩命報補習班之外,學習還可以是什麼樣子。

二、韓國:連哈佛學生都答不出來的數學題

製作團隊的四位主持人全都是哈佛大學的高材生,他們的第一站是韓國的大峙洞。這裡是首爾江南區最著名的學院街,街上全都是補習班,每個學院門口都貼著從這裡培養出來的名牌大學學生名單。即便是周六,教室裡也座無虛席。四位哈佛學子和孩子們比賽了解數學題,求極限,結果四位哈佛生全敗。所有韓國人都認為中學生們學習深度過高,為孩子們感到難過。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僅會遏制每個人的創造性思維,而且也無視個性和發展方向,但都表示無能為力。孩子們說之所以來這裡學習,是為了以後能考上一所好大學,畢業後能找到一份薪水很高的工作,再找個優秀的人結婚。哈佛孩子表示很吃驚。

最令大家吃驚的是韓國學生喜歡租住在一個只有5平米的房間裡,只有一張桌子一張床。這種孤獨的環境會讓一個美國人發瘋,但是韓國人認為這樣有助於學習。而韓國的媽媽們除了照顧孩子讀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去拜佛祈福。

三、中國:規模最大的學習戰爭

中國學生準備高考是懷著苦大仇深的心態的。每個人都希望通過高考改變自己和家族的命運。在教室的後面寫著:“努力學習艱苦奮鬥,終有一天金榜題名”。這句話是由許多張小紙條組成的,每張紙條上都寫著同學們的願望或者對他人的鼓勵。節目組拍攝了即將奔赴高考考場的學生隊伍,他們將用幾十輛大巴車拉到城裡考試。場面非常悲壯。

在清華大學節目組見識了中國學子的刻苦。因為學校到晚上11點就會統一斷電。幾乎每個孩子都有充電式檯燈。最誇張的有人準備5個充電式檯燈,挑燈夜讀。哈佛的學生進入清華的宿舍感嘆:“沒有任何裝飾!真是一間讓我感到傷感的房間啊!”在和中國學子的對話中,能夠感受到中國最優秀的大學生都將自己學習的目的放在家人、社會、國家的層面上。以天下為己任是中國人的特點,這讓韓國人覺得很擔心。

中國的擇校費、高考移民、陪讀現像也令節目組非常震撼。

📷

四、日本:萬歲,東京大學!

在互聯網時代的今天,東京大學到現在還保留著發榜的習慣。在發榜的日子,考生和父母都會聚集在這裡,東大的橄欖球隊負責維持秩序,啦啦隊負責有節奏的吶喊助威。到處可以看到被拋上天空的中榜者。也有很多人含著淚水匆匆消失在人群中的人。

日本人為了升入東京大學是從幼兒園開始擇校的。他們首選的是東大、早稻田這些學校的附屬幼兒園,不出意外的話,只要能進入附屬幼兒園,就可以比較輕鬆地升入大學。幼兒園的桌子都是朝著講台的,孩子們不斷回應著老師的提問。從幼兒園開始孩子們就要學習算術、畫畫、國語,並參加測試。 70%的日本孩子會上私立的補習班,並且中考和高考同樣重要。 62萬高考學生中13萬是複讀生。這說明日本人是多麼渴望上名校。除了東京大學、京都大學、早稻田大學這些熱門之外,其他大學的競爭並不激烈。所以學業上懶惰的學生也越來越多。學歷低已經成為日本社會的一個突出問題。

日本人認為“有錢無罪,無錢有罪”,所以有錢人很願意花錢讓孩子上輔導班。一個升入名牌大學的孩子大概要花4.7億韓元(合人民幣282萬),而一個普通孩子升入普通大學只要3100萬韓元(合人民幣18.6萬)。

五、執著於標準的日本

日本人非常重視團體與關係,所以十分害怕落後於社會的標準。日本人心目中最理想的生活就是自己不過分突出,過著與其他人相似的生活。日本人非常贊同集體生活,追求自己與他人的相互依存關係。所以在日本,子女、後輩、下級可以向父母、前輩、上級提一些無理的要求。另一方面,上級也可以對下級下達一些無理的指示。這樣才表示自己是屬於這個團體的。

所以日本最典型的學習方式是記筆記。 300年前一個普通旅館的記錄都能完好無損地保存至今。日本人一直有一種觀念,認為只有把筆記做好了,才能取得好成績。即便上了大學,平時的討論和辯論也會記筆記。東京大學的錄取生的筆記是可以賣錢的。從筆記式學習衍生出了日本的執著文化。


日本大學裡都有反應狂熱迷和禦宅文化的社團。有研究摺紙的社團,有專門評價海鮮面的社團,機器人社團,方程式賽車社團,神社神道研究會,甜點社團,日本傳統笑話研究會、早安少女組研究會、背誦詩歌翻卡片遊戲社團……甚至早稻田大學有打雪仗社團,研究沒有雪的的時候也可以打雪仗的方法,還有人取得了專業裁判資格證。在日本,不管職業高低貴賤,只要是在一個領域登上了最高峰,就會受到尊敬。即使是最卑賤的職業,也是從祖先那裡繼承來的,就應該看作天職,就應該專心致志地投入其中,這就是所謂的匠人精神。

東京大學的學生是以班級為單位應對考試的。每個人都對應有要負責的科目。他們製作出負責科目的筆記和大家分享。比別人分數高多少並不重要,能夠順利畢業最重要。這就是日本的標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