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從未忘記

巴塞爾·范德考克 著

讓破碎的心重歸寧靜

世界知名心理創傷治療大師,位於布魯克林的創傷中心的創始人和醫療主管。他也是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精神科教授、國家創傷綜合徵治療聯盟主任,經常在世界各地教學,主要在波士頓工作和生活。


作者簡介

巴塞爾·范德考克(Bessel Van der Kolk)

世界知名心理創傷治療大師,位於布魯克林的創傷中心的創始人和醫療主管。他也是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精神科教授、國家創傷綜合徵治療聯盟主任,經常在世界各地教學,主要在波士頓工作和生活。

薦語

我們對心理創傷存在太多誤解:時間並不會治愈一切,我們的身體會記住創傷。

童年時期受過的忽視或虐待,會在心理和生理層面影響我們的一生。

那些困在過去的人,他們並非不想走出來,而是走不出來,因為創傷改變了他們的大腦……

通過這本書,你還可以了解到關於創傷和療癒的基本知識,當一個人受到心理創傷時,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什麼樣的治療或乾預能夠真正幫助他們療愈?

答案就在這本《身體從未忘記》之中!

試讀

以下內容為《身體從未忘記》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會APP的VIP會員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困在過去的人生

二、身體與大腦的連接

三、支離破碎的創傷記憶

四、依戀和情緒調諧

五、幾種療癒創傷的方法

正文

一、困在過去的人生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研究表明:

1/5的美國人在兒童時期被性騷擾;1/4的人被父母毆打後身上留下傷痕;1/3的夫妻或情侶有過身體暴力;1/4的人和有酗酒問題的親戚長大;1/8的人曾目睹過母親被打。

中國在這一方面的數據怎樣,我們不得而知,但從各種新聞事件看來,情況相去不遠。

創傷並不遙遠,或許它就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同學、朋友、親人,乃至我們自己身上。

它們中的某些會隨著時間流逝掉,而有些卻被“烙”進了大腦和身體裡。

退伍軍人的啟發

湯姆,曾上過越南戰場,現在是一名成功的律師,但是……

十年來的國慶假期,他都不得不將自己關在辦公室裡。節日的噪音、煙火、夏季的炎熱,還有他妹妹家後院那濃密的初夏綠蔭,都會讓他想起當年的越南戰場,進而讓他崩潰。這讓他害怕待在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附近,以防自己失控時做出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接待完這名奇怪的病人後,作者被這種病症吸引了,他查找了大量學術資料,最終在一本名為《戰爭創傷神經症》的書中,看到了這樣一段描述: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患者保持著一種長期的、對危機的警惕和敏感。 “神經症的核心是真實存在的神經元。”創傷後的壓力反應並不是一種“純粹的心理問題”,而是有生理基礎的。這一段話吸引了作者,開啟了他關於PTSD的系列研究之旅。

什麼是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

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給了PTSD一個清晰而直接的定義。

個體“經歷、目睹或遭遇到一個或多個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實際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脅,或嚴重的受傷,或軀體完整性受到威脅後”,導致“強烈的害怕、無助或恐慌”。

通常有以下幾種主要症狀:

反复受到事件相關的回憶侵擾(閃回、噩夢、感到事件似乎正在重現);

持續且極力迴避(與創傷相關的人、地點、思想、感受,有時甚至遺忘創傷的重要部分);

警覺性的提高(遺忘、過分警覺或易激惹)。

二、身體與大腦的連接

在20世紀90年代初,全新的大腦成像技術給人們深度理解大腦處理信息的方式,提供了技術上的支持。通過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PET)和後來的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科學家不僅看見了大腦在進行特定任務或回憶時激活的腦區,還描繪出了大腦思維與意識的迴路。

從下腦到上腦

大腦是自下而上建立的,當胚胎還在子宮時,大腦就開始一層一層地發育了。

下面,我們將根據這張圖,自下而上地介紹幾個與創傷有關的大腦部位。

爬蟲類腦:位於腦幹,正好處於我們脊柱與顱骨鏈接的上方。它負責所有新生兒都會的事情:吃、睡、醒來、哭叫、呼吸、感覺溫度、感覺飢餓、感覺潮濕和疼痛,還有通過排尿和排便排出身體毒素。

邊緣系統(哺乳類腦):位於爬蟲類大腦上方,這裡是情緒所在的地方,負責探測危險、判斷愉悅與驚嚇、決定什麼對於生存來說不重要。

前額葉:讓我們使用語言和抽象思維,使我們得以吸收大量的信息和其中承載的意義。而理解創傷的關鍵,是位於前額葉的共情中心——鏡像神經元。這部分功能讓我們得以對他人感同身受,它就像是人類自帶的“天然的Wi-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