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語

本書價值
父母對孩子教育投入的競爭日漸激烈,然而巨大的教育資源寶庫——父母和看護人的語言,長時間以來被大眾忽視。本書將指導父母如何在與孩子日常對話中,用語言幫助兒童塑造強大的學習型大腦,讓他們不再“輸在起跑線”上。

閱 讀 收 獲
了解導致孩子學習成績差距的真正原因

了解早期語言環境的重要性

可優化孩子大腦的“3T原則”親子溝通術

可強化孩子學習能力的語言模式

金 句 精 選
1. 從本質上來說,大腦發育的核心在於寶寶與一位有愛心、能做出積極回應的成年人之間的互動。

2.如果父母只顧往孩子的腦袋裡塞入簡單的單詞,裝得再多,它們也無法跟大學水平相提並論。

3.沒有強大的執行功能和自製力,單靠“智力”因素孤軍奮戰是不科學的。


作者簡介

[美]達娜·薩斯金德 (Dana Suskind)

芝加哥大學婦科及兒科教授,小兒人工耳蝸項目負責人,芝加哥大學醫學院“3000萬詞彙倡議”機構的創始人和主任。她曾獲得芝加哥大學醫學院“傑出項目創新的領導者”獎項,也是白宮的“結束成績差距”倡議的發起人之一。本書是她30年的科學研究結晶,在美國學術界和教育界引起巨大反響。

試讀

以下內容為《父母的語言》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3000萬的詞彙差距

二、語言對大腦的塑造

三、優化大腦的親子溝通方式——3T原則

正文

正 文
一、3000萬的詞彙差距

1.手術成功了,然後呢?

作者達娜·薩斯金德醫生在人工耳蝸植入研究項目中,有了一項奇怪的發現:兩位耳蝸植入患者扎克和米歇爾,在手術成功後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康復結果。扎克性格活潑開朗,就讀於一所公立學校,閱讀水平達到了正常的三年級水平;同樣上三年級的米歇爾卻不得不在“特殊教室”裡學習。只會比劃簡單的手語和說一點點話的她,閱讀能力僅達到幼兒園水平。

作者薩斯金德醫生不解:他們明明有著同樣的智力、同樣深愛他們的父母、同樣的先天性耳聾,並同樣地接受了高端儀器治療,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差距?



2.孩子學習差異的根本原因

經過大量且長時間的調查研究和數據收集後,作者薩斯金德醫生髮現了早期語言環境對孩子的決定性影響。也就是說,父母的社會經濟地位並不能影響孩子學業的好壞,父母與孩子交談中使用的語言才是最關鍵的影響因素。

貝蒂·哈特與托德·里斯利兩位學者的一項長達三年的研究證明:當孩子長到三歲時,來自腦力勞動者家庭的兒童聽到的詞彙量,比接受福利救濟家庭的兒童聽到的詞彙累計多出3200萬。此外高社會經濟地位家庭相對少地訓斥孩子,多使用積極的、肯定的詞彙,如“你真棒”;而低社會經濟地位家庭偏好對孩子使用禁忌詞和負面詞,如“你錯了” “你真差勁”等。


人類大腦掌握思考和學習的區域在孩子三歲前,便已經開始發揮作用。錯過對兒童早期語言能力的培養,就可能造成孩子以後在學業上與其他人的差距。

以上的這組數據對比,看似好像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對孩子的學習能力起著決定性作用,但在結合兒童早期語言學習的經歷分析後可以發現,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有一定影響力,但不是絕對的。

無論出身如何,每個孩子都有著無限的潛力可以被開發,但是這些潛力的開發程度卻被早期語言環境中的3000多萬詞彙量拉開差距。



二、語言對大腦的塑造

需要強調的是,這3000萬詞彙量的差距並不是指3000萬個不同的詞彙,而是說話的總量,包括那些重複的話語。另一方面,即使沒有科學證明我們也知道,重複且毫無意義的話語,如3000萬次“閉嘴”,對孩子並沒有什麼益處。在這些詞彙量中,語言的豐富性、複雜性、多元性和“肯定反饋”才是至關重要的因素。

但首先我們需要明白的是:為什麼父母的詞彙有這麼大的能量?


1.腦迴路的構建

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就有一千億條神經元潛能,能轉化成諸多不同的潛力。但是,這些神經元需要關鍵性的類神經連接,如同無數個獨立的電話亭需要連接線一樣。


每個人從出生到三歲時,大腦每一秒都會產生700~1000條額外的類神經連接。然而數量如此龐大的類神經連接如果長期保留,那麼大腦將不堪負荷。因此我們的大腦將通過一個叫作“突觸削減”的過程,削除不必要的類神經連接,淘汰較弱或不經常使用的部分。


我們的大腦早早地就被所處的環境塑造完成,最好的例證就是語言的學習。嬰兒時期的我們是真正的“世界公民”。在神經可塑的鼎盛時期,嬰兒的大腦能夠區分每一種語言的語音,包括德語的元音變音、漢語拼音、馬賽族語的輕微內爆音等各種複雜細微的差別。然而在一歲結束之前,幼兒就已經顯露出對母語語音的忠誠性。

孩子早期的語言環境,即父母提供的語言環境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先天潛能的發揮。父母語言的神奇作用遠不止簡單的詞彙導入。這是決定特定神經元迴路的優勢、持久性和修剪其他神經元迴路的必要刺激因素。


根據父母對孩子說的詞彙量和父母對孩子說話的方式,父母的語言會對孩子的數學能力、空間推理、自身行為約束和道德品質等諸多方面產生深遠的影響。



2.數字空間詞彙的差異性滋養

不必接受刻意高深的訓練,父母單純的數學詞彙輸入就有提高孩子數學能力的魔力。

蘇珊·萊文教授和她的同事對大約44名14~30個月大的幼兒及他們的家庭進行了追踪研究。該教授在觀看錄製視頻時發現,在同樣的時間段內,有的孩子只聽到了4個有關數學的詞彙,而有些則聽到了超過250個與數學相關的詞彙。一年累計下來,這些孩子聽到數學詞彙量的差距多達10萬左右。


而在隨後的數學能力測試中,聽到更多數學詞彙的孩子毫無疑問地表現得更加出色。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蘇珊·萊文教授開展的另一項空間技能評估中。聽到更多空間詞彙的孩子在測試中顯露出優勢。

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更聰明,而是完全與他們所接觸到的詞彙有關。通過語言,大腦超凡的能力能將其轉化成比語言實際所傳遞的意義更廣泛且更複雜的理解力和其他能力,幫助孩子打下日後學習的基礎。

然而這項卓有成效的數學詞彙滋養方式卻繞過了女孩子。



一項針對母親的研究發現,她們兩歲以下的女兒接受的數學談話是兒子的一半,接受的有關基本數字的談話大約是男孩的三分之一。在實際的數學成績面前,母親一直高估兒子們的數學能力,而低估女兒的數學能力。母親們還更傾向於讓兒子參加數學活動,從而增加了兒子在數學上的參與度和興趣。另一項以小學老師為樣本的研究結果是,女性會將她們對數學的焦慮不安感傳遞給女孩。

在女孩生命的第一階段,父母和社會對女孩數學能力的偏見,阻礙了女孩數學潛力的發展,甚至是模糊地告訴女孩:“數學不是你擅長的。”當你的自我印像是一個“數學成績不好的人”時,你就會面臨著學習數學的困難。

語言不僅僅帶來積極的正面培養,還會產生負面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