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語

有多少家庭的生活在矛盾、爭吵中度過,像處在熱鍋裡。

又有多少家庭,為避免衝突而維持表面的和平。

他們以特定的方式,或互撕或暗戰,上演相愛相殺的戲碼。

如何解決家庭紛爭,重塑親密關係?

如何還原一個相親相愛、幸福的家?

這本書將給你深刻的啟發。


作者簡介

[美]奧古斯都•納皮爾

生於1938年,北卡羅來納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曾跟隨卡爾•惠特克實習,後來由師徒關係發展成為合作關係。之後任職於威斯康星大學精神醫學系,並參與了兒童與家庭研究計劃。目前他在亞特蘭大從事家庭治療工作,多年來,一直在為一些專業報紙撰寫文章。

[美]卡爾•惠特克

生於1912年,雪城大學醫學博士,在路易斯維爾大學接受精神醫學訓練。 1955年參與開辦了亞特蘭大精神病診所,開始治療精神分裂症患者並研究他們的家庭。 1965年成為威斯康星大學精神醫學教授,在那里工作直至退休。曾在很多權威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並參與編寫了多本心理學教材。

試讀

以下內容為《熱鍋上的家庭》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引言:家庭是隱密的小型系統

一、叛逆的女兒

二、兒子的問題

三、夫妻倆的婚姻問題

四、一般家庭的共同模式

正文

引言:家庭是隱密的小型系統

家庭就像一個小型社會,其規則、結構、語言等,自成一個獨特的體系。這個系統影響著家庭中的每位成員。在心理治療中,家庭人際關係出了問題,往往不是某位成員造成的。而某位成員出了問題,和家庭系統也有著莫大的關係。

正如樊老師所說,沒有人可以脫離系統來談論幸福感。因此,家庭治療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其應用也愈漸廣泛。

所謂家庭治療,就是以家庭為對象的團體心理治療,其目的是為了幫助家庭消除異常、病態情況,讓家庭運作更健康。一般情況下,每位家庭成員都需要出席。這樣治療才能順利展開。

接下來,我們將從布萊斯一家的治療案例中,獲得解決家庭問題的力量與方法。

本次家庭治療醫生,也是本書作者:

奧古斯都·納皮爾

卡爾·惠特克

布萊斯家庭成員:

父親:大衛·布萊斯(律師)

母親:卡羅琳·布萊斯(家庭主婦)

大女兒:克勞迪婭·布萊斯(16歲)

兒子:丹·布萊斯(11歲)

小女兒:勞拉·布萊斯(6歲)


一、叛逆的女兒

1.離家出走的克勞迪婭

克勞迪婭是布萊斯家的大女兒,16歲,經常離家出走,夜不歸宿,甚至企圖自殺。

起初,克勞迪婭在兒童精神醫師那裡接受治療,但沒有成效。於是,他們經介紹找到卡爾,接受家庭治療。

2.劍拔弩張的母女

克勞迪婭在和母親卡羅琳吵架後,往往就會離家出走。母女倆的關係十分緊張。她們持續地吵架,劍拔弩張。

女兒說,媽媽對她百般挑剔。她的房間、她的朋友、她的作業……卡羅琳都要管。她受不了,只能離開家。媽媽則認為,女兒不聽話、不尊重她,總是違背她。

在前幾次的治療中,母女倆就這些問題,相互控訴。直到有一次,她們在家裡發生劇烈衝突。

那天,卡羅琳在準備晚餐。突然她覺得被繁冗的家務壓得透不過氣。而家裡的其他成員,卻能做自己愛做的事。她大聲喊人來幫忙擺餐具。其他人都沒聽到,只有克勞迪婭來了。

當克勞迪婭擺完餐具要走開時,卡羅琳生氣地問她,是否只打算做這些。克勞迪婭憤怒地回她,去你媽的,要做你自己做。

氣急之下,卡羅琳打了克勞迪婭一巴掌。接著兩人大打出手。

卡羅琳無法容忍女兒這樣對待自己。她說,如果克勞迪婭不改變對她的態度,就必須離開這個家。

在治療中,她們敘述了這一沖突的整個過程。母女倆依然針鋒相對,互不退讓。卡羅琳堅定地要求克勞迪婭改變態度。克勞迪婭迫於母親不同往常的堅持,終於放棄抗爭。她走到門邊,打算開門走掉。可是門事先被奧古斯都鎖上了。這一無意之舉,換來了母女關係軟化的轉機。

這次沖突,是母女倆不滿積累的總爆發。在治療師的引導下,一方面,卡羅琳意識到擺餐具這件事,是她把自己對大家的不滿全都轉嫁給了克勞迪婭。

另一方面,卡羅琳意識到愛控制、愛挑剔的母親對自己的影響。在母女關係上,她開始明確自己的位置。她的身份是媽媽,和女兒的溝通,不該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接著卡羅琳開口向女兒道歉說,不應該發那麼大的脾氣。緊張的氣氛漸漸緩和。


3.日漸疏離的夫妻關係

卡爾問大衛家裡的情況。大衛認為,除了克勞迪婭和卡羅琳吵得厲害,其他都不錯。卡爾轉而問他們的兒子丹。丹說,每當克勞迪婭離家出走後,爸爸媽媽就會吵架。這時候,丹就把妹妹勞拉惹哭,大衛和卡羅琳就會停止爭吵。

卡爾追問丹,是否還有其他事讓爸爸媽媽相互生氣。丹想了一會兒說,媽媽跟他說討厭爸爸總在工作。他也無意間聽到爸爸對姐姐訴苦說,媽媽老是往外婆家跑,生活被外婆控制。

按卡爾的話說,大衛愛上了工作,而卡羅琳則和自己的母親在交往。更糟糕的是,他們對彼此的不滿,從不正面反饋而向孩子訴苦。夫妻倆的關係日漸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