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語

相信各位都經歷過這樣的時刻:

小時候,你最怕作文課,咬著筆撓破了頭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把一件普通的事寫得像你同桌那樣動人曲折;

長大後,你最羨慕一群朋友吃著飯,有人隨便講個故事,就能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這些都是故事,我們的生活就是由一個個的故事組成的,既然故事如此重要,我們今天就為大家推薦這本《你能寫出好故事》。

作者在這本書中詳細解釋了我們人類為什麼需要故事以及如何寫出一個好故事,而且這本書從腦神經科學領域的最新突破來解析了大量的案例,為我們把握一個故事的脈絡、讀懂故事、編故事都提供了很好的引導。

作者簡介

[美]麗薩·克龍(Lisa Cron)

現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寫作項目的老師,她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在出版業、電視業工作多年,也是紐約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洛杉磯威秀電影公司等的故事顧問。

目錄

一、 寫作之前(必要了解的觀念)

1. 創作的目標——什麼樣的故事算得上是一個好故事?

2. 創作內容的本質——當我們橫切一個故事,裡面到底有什麼?

3. 創作的原則——人們為什麼需要故事?

二、 寫作之時(實用的創作技巧)

1. 第一頁應該包含什麼?

2. 時刻牢記突出要點

3. 展示,不要講述

4. 如何令讀者自我代入

5. 如何利用肢體語言才是正確的

6. 切勿主觀評論

7. 兩個目標

8. 有關細節

9. 利用懸念製造衝突

10. 為了最後的“大揭秘”,請不要吝嗇提示

11. 如果……那麼……所以……的邏輯

12. 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對你的人物說

13. 關於鋪墊與呼應的必要規則

14. 次要情節:讓故事複雜豐滿的方法

三、 寫作之後(接受反饋及改稿)

正文

一、 寫作之前(必要了解的概念)

1. 創作的目標——什麼樣的故事算得上是一個好故事?

① 時刻引人關注

② 非常真實

③ 與讀者之間無隔閡,容易讓人代入角色

用《紅樓夢》來說,《紅樓夢》無疑是好故事,相信很少有人不同意這點。

首先它能吸引你一口氣讀完,你對主人公的命運一直牽掛於心,你想知道它最終的結局;

雖是小說,但讀來無比真實,彷彿就是那個時代的一個大家族中發生的事情;

你對故事主人公有著真實的愛恨情仇,恨不得自己變身為勇敢版的賈寶玉,去拯救林妹妹。你看這就是好故事的標誌。

📷

2. 創作內容的本質——當我們橫切一個故事,裡面到底有什麼?

故事是什麼?不就是一件事從開始到結果的整個過程。如果你也是這樣認為的,請記住——這 是 不 對 的!

麗薩告訴我們,這只能叫“情節”,而故事是:

主人公經歷一系列的情節後產生的內在變化,這種變化的過程及結果才是故事。也就是沒有變化不成故事,流水賬式的文章只是記錄而已。

以《紅樓夢》中黛玉為例,她初入賈府謹小慎微,生怕被人小瞧了;

到了府中,賈母對她如對親孫子寶玉一樣百般寵愛,寶黛二人又是兩小無猜一起長大,暗生情愫;

後來又來了大方穩重的寶姐姐,寶玉時有偏心,令黛玉為之醋意頻生;

最後賈母狠心拆散寶黛,黛玉決然歸西。讀來為之唏噓不已。

很明顯,令我們讀後魂牽夢繞的是人物內在的心理想法與變化,而不是情節將如何發展。

情節,我們只需要等著看作者如何構築就行了,而對於人物的感受與經歷的心路歷程,我們會不自覺地去想、去預測。

這就是當我們關註一個故事的時候,故事的本質是什麼了。

📷

3. 創作的原則——人們為什麼需要故事?

那麼該如何創作好故事呢?

有一種說法是:請打開文檔,直接動筆或鍵盤,順著思路的流淌,將一個故事創作完畢即可。

是的,這世間的確有不少作者與生俱來就擁有創作故事的天賦,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那麼這本書就看著玩兒吧。

要么就打開這本書,跟著麗薩的節奏,對你的構思及文本進行檢核與完善吧。

我們首先要討論的是:吸引讀者的是什麼呢?是故事情節嗎?

表面上看,的確是的,但如何才能寫出引人入勝的情節呢?

那些好的情節又是依靠什麼原則創作出來的?這才是我們要深入探索的創作秘密。

當人們在讀一個故事的時候,他在讀什麼?或者說,他需要的是什麼?

幸運的是我們都有讀到至少一個好故事的經驗,回想一下當時的情景吧:

比如我們讀《西遊記》,讀到孫悟空三打白骨精被唐僧趕走,我們迫不及待地翻下一頁,廢寢忘食地關注著這師徒四人是否最終能毫髮無缺地取得真經,彷彿我們生來就有故事癮,天然地就被它吸引住了,然而這一切是為什麼?

因為故事是經驗的代言人。

人類的大腦是十分複雜的,它為了保證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一直做著大量的工作,時刻替我們分析著周邊環境的利弊,觀察著周圍發生的一切情況是否利於我們生存。

然而為了保證運作的效率,大腦不能每次遇到事情都重新開始分析,它知道你不能像這樣思考:

天,什麼聲音這麼吵?哦,原來是汽車喇叭聲。一定是那輛龐大的SUV發出來的,它正直直地朝我衝過來呢。

司機之前估計在發短信沒注意到我,現在來不及剎車了。也許我應該避——

“嘩啦。”

而為了避免這種悲劇的發生,大腦常在我們無意識的時候也奮力地工作,學習生活經驗,針對那些大量發生的、日常的事件做出應對方案,並將這種應對轉移到潛意識,形成本能反應。


我們的大腦不僅僅通過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的事情才能習得經驗,它也能通過觀察別人的狀況進行學習與分析,並思考“如何應對才更利於我們生存”這個問題,制定預應方案,以便我們今後如遇到類似狀況得以更好地作出反應——

所以,我們為什麼需要讀一個故事——

這能幫助我們習得經驗。

而隨著人類社會文明的發展,我們的大腦也進行了一定的進化升級,它要學習更多的經驗,不僅僅為了生存,更要生活得豐富多彩。所以它本能地驅動我們去讀一個好故事。

在故事中經歷生活的各種“情節”時,我們就會產生思考,思考的結果就是經驗。

而情節指的是,“那些在主人公追逐目標的過程中毫不留情地驅使他去處理自身問題的事件,不管一路上有多少次他試圖停下腳步。”也就是說,我們透過主人公的內在問題與主題來決定需要什麼情節(即安排什麼事件發生)。

所以當我們看一個故事的時候,我們通過觀察人物外在經歷的、推動的情節,意識到了他們的內在變化與思考,而這種變化與思考才是大腦可習得的經驗。

這也是驅動讀者坐想行思,即使放下書還在掛念著故事的動因——所以在創作故事的時候,如何才能牢牢抓住讀者大腦的吸引力?

給它經驗!

而大腦本身吸收經驗的機制是通過觀察到的具體事件,自行總結得出的經驗才會令它興奮,與之相反的,苦口婆心的念叨只會令大腦神遊物外,所以,人生教導條例手冊再有道理再豐富也遠沒有一個故事能打動人。

所以我們創作的指導原則就是:圍繞人物的內在思想變化來設置必要的情節。那麼圍繞這個原則,就產生了一個問題?

為什麼人物的內在思想會變化?他需要解決一個內在問題,或說,內在的矛盾衝突。比如《飄》這個例子。

《飄》講述的是一位倔強任性的南方佳麗為了在內戰中倖存下來而頑強抵制行將崩潰的社會規範,在此期間她那永不退縮的魄力卻使得她將唯一能與自己並肩的男人無情推離,因為她堅守著一個被誤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塔拉,她的家族產業。而這與她的本能實際渴望的東西並不一致,這是《飄》的內在衝突。

現在,我們了解了故事的本質講的是由情節來體現的人物內在變化,而真正要開始創作,我們還需要一個主題。主題是指通過人物的經歷及其內在變化,作者想要說明的東西。

也就是我們創作這個故事的初衷,我們期望通過故事傳達給讀者的東西,比如說“比起性命來說,更難拯救的是人的思想。”(魯迅《藥》)等等,而主題也常常表現為作者在故事中展現出的人性——

故事中的人物對待彼此的方式往往能反映出主題,因此它決定了在故事展開的這個世界裡什麼事可能的,什麼是不可能的。 (價值觀)我們將會發現,主題常常決定了主人公的努力最後成功還是失敗,無論他多麼英勇。

通常來說,“主題揭示出你對人性中某個元素——忠誠、懷疑、勇氣、愛——如何決定人類的行為所持有的看法。”並且它“絕不籠統空泛。以‘愛‘為例:主題不應該是泛泛而談的‘愛‘——而應該是你想要表達的關於愛的某個特定意義。”

例如:愛是愉悅的;愛是徒增苦惱的;愛是無聊是空虛愛是世間唯一的真理……

好了,現在我們有了一個主題,找到了主人公,並為他設置了一系列反映他的經歷和變化的故事情節,我們準備好圍繞主題寫一個好故事。

我們終於可以坐下來新建文檔,開始著手創作了。這是這本書的基礎觀念,當然這本書給予我們的並不僅僅如此。在有了一幅清晰可操作的藍圖後,它還提供了若干實用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