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語

這本《共享經濟:重構未來商業新模式》在今年特別火,上了各大暢銷書的排行榜,這與最近共享經濟大火不無關係。將個人擁有的過剩資源分享給其他人使用,並獲得某種意義上的收益,這就是共享經濟。比如,改變了人們出行方式的滴滴;改變了人們住宿方式的Airbnb;改變了人們學習方式的duolingo……

作者簡介

📷

羅賓·蔡斯

擁有商界、學界與政界的三棲背景,堪稱共享經濟鼻祖,她是汽車共享公司Zipcar、無線網絡連接公司Veniam、點對點汽車租賃公司Buzzcar以及拼車網站GoLoco的聯合創始人。

她是《時代周刊》“全球頗具影響力的100人”之一,《商業周刊》“年度10大設計師”之一,《快公司》“年度50位頗具創新精神的人物”之一。她也是知名技術慈善家,全球頗具聲望的環保NGO組織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ResourcesInstitute)董事。在美國商務部長的國家創新和創業委員會、美國交通部的智能交通系統諮詢委員會、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國

試讀

以下內容為《共享經濟》一書精華解讀的部分內容,成為樊登讀書APP的VIP即可獲得全部解讀內容。

以下內容供廣大書友們學習參考,未經允許不可用作商業用途。

目錄

一、創造一個你想要的世界

二、重塑未來商業模式

三、放棄我擁有,追求我創造

正文

一、創造一個你想要的世界

1.關於zipcar

📷

羅賓·蔡斯出生於一個外交官家庭,幼時到過7​​個國家,上過13所學校,這樣的成長經歷使她閱歷豐富,不畏冒險,而且足夠的獨立。她創立Zipcar的初衷就是來自對汽車租賃業痛點的敏銳察覺。以往的租車公司,你至少得租一天,但有的時候,你也許只用幾個小時而已。

所以Zipcar的目標就是可以隨你的意願租車,開完後,把車停在那就可以了。她的同學給她投了5萬美金,幾乎全部用在了Zipcar的網站的開發上,包括一個會員申請頁、車輛預定和付費流程、車隊管理系統以及集成數據庫。幸好,一位天使投資人給了她無條件的支持,又給她投了2.5萬美金,保證她有最初上線的4輛車。

羅賓·蔡斯在做Zipcar的時候,她認為有三個重要的前提:第一個前提是出於經濟方面的考慮,人們會更願意分享一部車,而不是擁有一部車;第二個前提是互聯網和無線技術連接起來的科技平台讓分享變得更容易;第三個前提是顧客是可以被信任的,他們會在不受監管的情況下取車、還車,用公司的信用卡加滿油,並保持車內清潔。她的這三個前提被投資者大肆抨擊了一番,投資者的觀點與她恰恰相反,他們認​​為美國人更喜歡擁有車;在那個時代,技術平台還不值得信任,2000年時,只有40%的家庭用上了互聯網,那時還是功能機的天下,並沒有智能手機;對於第三個前提,投資者認為也許只有瑞士人才能做到這一點。但幸運的是,Zipcar只上線了一分鐘就接到了第一個訂單。

為什麼Zipcar會比傳統租車公司更具競爭力呢?首先在便捷,它的會員只要上網就能看到Zipcar的車在什麼位置,什麼時間有空檔,而不是和租車公司的話務員磨嘰半天還得去很遠的一個停車點去取車還車,他只要拿著會員卡刷卡開門,就可以用事先備好的鑰匙點火開動,車輛沒油了,還可以用車上的備好的信用卡刷卡加油。其次是便宜,傳統的租車公司需要大量話務員、管理人員,車輛維護人員,需要停車場,這些Zipcar統統不需要,所以它能做到比傳統租車公司更優惠的租車價格。

所以Zipcar是一個完全的革命,以非常快的速度發展,大獲成功。這是共享經濟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蔡斯總結出共享經濟的三個理論要點,這三個理論要點就是本書的核心:利用過剩產能能實現實際經濟效益;科技幫我們建立共享平台,使得分享變得簡單易行;個人是具有影響力的合作夥伴。

2.過剩產能

人人共享是來自於過剩的產能,這個世界上有特別多的過剩產能,我們需要把過剩產能消化掉,產生經濟效益。比如說,你家的車放在車庫裡不動,能不能讓它動起來賺點錢;你說我的車在動啊,我在開,但你還有3個空座位,它們也是過剩產能;假使你的車已經坐滿了人,你的車外殼還可以噴塗廣告,當然這在中國現在還不允許

今年的3·15曝光了一個“餓了嗎”訂餐平台,要知道網絡訂餐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領域,美團、百度等均強勢介入,它們利用的主要是餐館的過剩產能。然而有一個平台卻巧妙地利用另一個過剩產能,就是家庭廚房,我們知道很多退休老人的廚藝非常好,但家裡就老兩口自己吃。這個剩餘產能非常可觀,而且自家做菜的老先生老太太們相比餐館的食材取用會更加值得信賴,北京一家叫“添雙筷子”的科技公司就開發了一個“回家吃飯”的訂餐平台,受到了上班族和不願下廚年輕人的熱捧。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佔有但不使用的東西,如果能共享出來的話,就能夠創造出特別多的經濟效益來。過剩的產能無處不在,它可能是有形的、暫時的、虛擬的(如開放數據),也可能與流程、網絡或經驗相關。它是人人共享平台向外界提供產品或服務的關鍵,新的價值將從原有的事物中被重新挖掘出來,並被重新利用。而且利用過剩產能的成本總是比購買新的原材料要低很多,執行起來也只需要花很少的時間。

3.共享平台

📷

過剩產能是一種誘人的低成本原料,它使得搭建平台變得更加有意義。而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這些技術使得分享變得更加容易。 Zipcar為什麼能夠讓陌生人使用自己的汽車,是因為他們建立一整套的標準,與車主簽訂合同,將啟動車、加油、停車的步驟標準化,對一些不良和浪費資源的行為設置了處罰標準,這樣就使得1.5萬輛車可以滿足100萬會員的需求。當然,最主要的是,這些標準化的管理措施和辦法能夠通過一個平台實現。

很多人敏銳地觀察到了過剩產能的良機,他們組建公司,大規模的融資,組織專家團隊去開放共享平台。作者特別推崇阿里巴巴,她提到馬雲在2014年上市前夕講的話:我們想要通過互聯網技術幫助一些小商家的成長。

利用過剩產能有三種方法:

一是分割、整合,再予以合理的供應。

Zipcar和Airbnb都是這類典型例子,通過分割汽車、房子的使用權,使得產權人從中獲得經濟收益,而平台公司通過整合和合理供應分割後的資產使用權獲得相應回報。
二是開放、創造新價值,開放的數據是創新的源泉

典型的例子如穀歌地圖,不僅能提高平台利用的效率,還能創造大量新價值。谷歌將自己的數據庫開放後,舉辦了一個“民主應用程序大賽”的活動,他們只花了5萬美元,就在30天內徵集了47款應用程序,而如果政府找人來做的話,可能需要20萬美元,發起這項活動年僅34歲的谷歌首席信息官被奧巴馬聘為美國第一位信息官。
三是開放過剩產能。

這和前兩種方法截然不同,由於平台的構建者並不知道這些資產如何被使用,他們需要盡可能地開放,如各種協議、標準​​和規則,諸如TCP/IP協議,開放的API、SDK ,這些都給參與者留出了發揮的空間。
總體而言,平台的複雜程度與其創新的開放程度是負相關關係,平台的結構越寬鬆,越會有更多的創新湧現出來。